王熙凤与贾琏两次过夫妻生活,曹雪芹为何写得非常隐晦?

原标题:王熙凤与贾琏两次过夫妻生活,曹雪芹为何写得非常隐晦?

王熙凤这个人物在红楼梦中至关重要,她的重要性甚至可以与《石头记》的主人公贾宝玉相提并论,还要在钗黛之上。

事实上,红楼梦有两大核心人物,一个是贾宝玉,一个是王熙凤,围绕着这两个人有两大主线,第一条是贾宝玉个人的成长历程,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这样一个情悟的过程。

第二条就是围绕着王熙凤所展开的整个家族的兴衰沉浮,这两条线同样重要。所以曹雪芹对王熙凤是浓墨重彩,她一出场就非同凡响,她拥有与宝玉同等重量级的出场。

红楼梦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在对凤姐的判词中是这样写的“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指出凤姐这个人是有才能的。

红楼梦里明确提到才干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凤姐,一个是探春,两人的判词也有相似之处, 探春的是“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此二人都有齐家治国之才,从判词上来看,俩人都有一些生不逢时的感叹。

书中多次提到王熙凤的才能,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对王熙凤有这样一段介绍。

“长名贾琏,今已二十来往了,亲上作亲,娶的就是政老爹夫人王氏之内侄女,谁知自娶了他令夫人之后,倒上下无一人不称颂他夫人的,琏爷倒退了一射之地:说模样又极标致,言谈又爽利,心机又极深细,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

还有第十三回秦可卿死封龙禁尉,借秦可卿之口称赏:“婶婶,你是个脂粉队里的英雄,连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能过你。”这些都是非常高度的评价,而协理宁国府可谓是凤姐的正传,她展现出了非凡的领导才能与管理才能,凤姐的确当得起众人对她的赞赏。

红楼梦这部书的宗旨是大旨谈情,那么自然免不了那些个绿窗风月,书中也有大量这方面的描写,比如秦可卿,比如尤氏姊妹。而王熙凤作为年轻的媳妇,自然免不了与贾琏有这样的闺房之事,书中有过一次描写就出现在第七回,这一回还上了回目。

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那周瑞家的又和智能儿劳叨了一会,便往凤姐儿处来……出西角门进入凤姐院中。走至堂屋,只见小丫头丰儿坐在凤姐房中门槛上,见周瑞家的来了,连忙摆手儿叫他往东屋里去。周瑞家的会意正说着,只听那边一阵笑声,却有贾琏的声音。接着房门响处,平儿拿着大铜盆出来,叫丰儿舀水进去。”

大白天的,夫妇二人在家行夫妻之事,这一段描写相当隐晦,不细读几乎看不出来,脂砚斋用了一句话来形容这种手法,叫做“柳藏鹦鹉语方知”,非常地生动。

红楼梦不乏泼辣,大胆,直白的风月描写,比如贾琏与多姑娘,珍琏与尤氏姊妹等。但是曹雪芹对凤姐的这段描写确实相当的含蓄,不注意的都看不出来,这似乎不大符合凤辣子的作风,很多人会认为凤姐这方面会非常的大胆,其实不是。

书中还提到一次,第二十三回二人正谈着正事,说着说着就扯到了闺房之事上了,”贾琏道:“果这样也罢了。只是昨儿晚上,我不过是要改个样儿,你就扭手扭脚的。”凤姐儿听了,嗤的一声笑了,向贾琏啐了一口,低下头便吃饭。”

这说明了凤姐在男女之事上其实是相当矜持且作风正派的,就象平儿所说的“他醋你使得,你醋他使不得。他原行的正走的正,你行动便有个坏心,”平儿整日与凤姐朝夕相伴,她是了解并懂得凤姐的。

凤姐是相当具有现代意识的一位女性,她向往的是一夫一妻制的那种夫妻关系,所以她打击小三,打击贾琏的那些女人们毫不手软,甚至有些心狠手辣,但是这也是她向那个旧的伦理制度发起的一种挑战。

在曹雪芹心目中,对于凤姐是充满着由衷的赞许与欣赏的,这大概就是他处理起凤姐闺房之事显得相当含蓄的重要原因,只是从侧面来描写。

关于这一点脂砚斋也作出了批语“妙文奇想!阿凤之为人,岂有不着意于“风月”二字之理哉?若直以明笔写之,不但唐突阿凤身价,亦且无妙文可赏。若不写之,又万万不可。故只用“柳藏鹦鹉语方知”之法,略一皴染,不独文字有隐微,亦且不至污渎阿凤之英风俊骨。所谓此书无一不妙。”

一口一个阿凤,还特意用了“英风俊骨”来形容凤姐,足见曹雪芹对她的赏识,她在曹公心中是凛然不可侵犯的女性形象,总体来说曹雪芹对凤姐是欣赏大过批判的。

作者:闲月玲珑,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返回uedbetuedbet开户,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uedbetuedbet开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uedbetuedbet开户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uedbetuedbet开户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