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婴>>正文

46岁“闫妮”怒怼邻居:我是一个更年期女人 | 度过更年期,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

原标题:46岁“闫妮”怒怼邻居:我是一个更年期女人 | 度过更年期,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

KY作者 / Li

编辑 / KY主创们

昨天下班,我看了几集《少年派》,刚好播到林妙妙和钱三一两家家长第一次接触。妙妙妈妈在家里剁肉馅,没想到吵到了楼上钱三一的妈妈,引得三一妈妈来敲门,请她小点声。可妙妙妈妈并不觉得自己理亏,反而逻辑清晰、气势逼人地反驳了回去。

当妙妙爸爸说不必要对人这么厉害时,妙妙妈妈理直气壮强调:“我是一个更年期女人!”,让妙妙爸爸立刻噤了声。

后来两位妈妈成了朋友,晚上一起在小区散步时,三一妈妈对妙妙妈妈说:“我都更了。”妙妙妈妈特别惊讶,说“你才多大呀,一般要五十以后!”随后自己也紧张起来,说最近脾气特别不好,是不是也快了。

我这才知道,妙妙妈妈之前说自己更年期,可能只是给发脾气找一个正当借口。

更年期,其实是从英文的绝经期(Menopause)翻译而来,是指以女性最后一次月经为起始,往后的12个月,是用来确认女性是否再也不会来月经的12个月。

从世界范围内来说,女性最有可能在49-52岁进入更年期,有的女性会在45岁时就进入,也有一些女性会推迟到55岁左右才出现更年期的症状。相对来说,中国女性进入更年期的时间比较晚,通常在51.7岁左右。

但是,我们平常谈论更年期时,说的不仅仅是这12个月,而是泛指女性人到中年时,由于卵巢老化、雌性激素下降等原因,出现生理状态紊乱、心理状态波动的一段时期。这个波动时期通常从45岁开始,持续到60岁甚至更久。我们这次讨论的,就是这个整体时期。

*更年期的污名化

其实,在日常生活中,“更年期”这个词有很多其他用途。比如,人们会将更年期的特征简化为脾气差、讨人厌,给任何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性扣上“更年期”的帽子,或者用“你最近是不是更年期!”来指责别人。在这样的对话中,“更年期”不再是中立的,不再具备本身的复杂含义,而是被当做一个标签,用来发泄情绪,或侮辱他人。

D,57岁,退休教师

我在更年期时严重失眠。一个晚上只能睡三、四个小时,而且睡得很浅。为了改善睡眠,我试过褪黑素、中药,都没有效果,最后实在没办法,去买了安眠药。一开始隔几天吃一次,后来必须每天都吃,不然就完全无法入睡。我不愿意被安眠药绑住,有一回把它藏在厨房的小柜子里,逼自己不靠安眠药入睡。结果努力到半夜,还是起床翻箱倒柜找药。终于找出那个小瓶子时,我觉得见到了救命的仙丹。

失眠会导致头痛,为了止头痛,我又去买止疼药。那个药是每次头疼时吃一粒的,可我头疼太频繁,吃的次数太多,身体产生了抗药性,现在每次要两、三粒才有效。有一次在外面突然头疼,疼得像要裂开。我没有带药,急的用头撞树。我猜,我当时狼狈的程度,恐怕和电视里演的瘾君子差不多吧。

女性在更年期时会经历许多生理变化。除了失眠和头疼,经期紊乱是最常见的症状之一,有的女性在更年期时,两次月经之间的间隔会延长,有的则会在两次月经之间出现不规则出血。除此之外,心血管疾病、糖尿病和甲状腺功能障碍,也经常在女性的更年期出现。

*更年期女性的心理变化

L,55岁,会计

我以前是一个很温和的人,可是更年期时,我经常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最严重的一次,我一个上午和丈夫吵了4次。一开始是吃早饭时,他一边喝粥一边随口说想吃油条,我登时无名火起,冲他吼说“不想吃就别吃”,然后把他的碗拿走了。后来我叫他帮我晾被罩,他在回复女儿的微信,就没有立刻答话,我又不分青红皂白地骂他是不是聋了。然后我扫地、拖地的时候,他站着坐着我都看不顺眼,把他反复从一个房间赶去另一个房间。最后一次,我下楼倒垃圾,看见隔壁邻居是丈夫出来倒,回去后又跟我丈夫发脾气。

更年期时女性的心理变化,会比生理变化更加明显。最先出现的症状,是知功能受损(cognitive dysfunction),最常见的表现是记忆力减退(memory decline)。有研究显示,女性在更年期初期(40-50岁时)会出现轻度的记忆力减退,比如偶尔忘记事情。但在更年期后期,也就是55岁左右,会出现明显的记忆力下降(Hoffman, 2012),比如记不住刚刚过发生的事,或者收拾妥当准备出门,却想不起来自己要去做什么。

心理社会变化(psychosocial change)也是女性在更年期的主要心理变化。比较常见的是易怒(irretability),也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总因为一点小事大发雷霆。一项调查显示,70%的女性认为,易怒是她们在更年期最主要的困扰(Born, 2004)。因为她们会频繁地发脾气,令家庭成员和朋友感到受伤和冒犯,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Fava & Tossani, 2007)。

除了易怒,抑郁(depression)是更年期女性的另一个心理困扰。更年期的女性时常感受到情绪低落,对生活提不起兴趣,而这种状态甚至会随着更年期进程的推进,越来越严重(Maarten et al., 2002)。有调查发现,停经的女性出现抑郁症状的可能性是未停经女性的2.5-3倍(Freeman et al, 2006; Hoffman, 2012)。

很多女性在更年期还会体会到焦虑(anxiety),整天心神不宁。这主要是因为更年期正是女性的中年时期,在这一阶段,她们本就面对照顾父母子女、平衡家庭与工作等多方面的负担,更年期的到来,在她们已有的生活压力上又增加一层,令他们感到,每天都有很多事需要操心,并因此产生焦虑感(Bromberger et al., 2001)

女性进入更年期时,性冲动也会有所减退(Libido Change),她们对性生活的兴趣和对性的渴望程度都有明显下降,对性行为的满意度也会明显降低(McCoy, 1985)。

但是,这种下降并非完全由更年期造成,而是与社会环境对性的认识相关。在大部分文化中,性似乎只属于年轻人,处在更年期的人如果仍然表现出对性的渴望,会被认为是一种“不正经”的行为,这种观点可能令更年期女性主动压抑对性的渴望。关于这一点,KY之前的文章有过详细论述点击查看

*更年期的压力,源自人们对更年期的认识不足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更年期没有被承认为一个普遍存在的生理阶段。这就导致人们会将女性在这一阶段的变化归因在个人性格,甚至是个人道德,而不去理解、关心更年期女性的需求。

Sherry,27岁,销售

我妈妈一直很强势,更年期时变本加厉,必须要我和我姐姐按她规划的路走。我们姐妹俩动辄和她吵架,我姐觉得烦了,就去了南方,我还怪我妈,说她把姐姐给逼走了。

后来,有亲戚提醒,说妈妈的样子很像更年期到了。因为她体会到了自己的衰弱,担心以后无法照顾我们,所以要赶紧安排好相关的事才能放心,要我们多体谅她。我们不以为意,觉得怎么别人的妈妈没有这样,肯定是她自己的问题。

*更年期的压力,是因为社会过度看重女性的生育价值

我们的社会在看待女性时,依然会将生育价值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甚至认为不能生育的女性是没有价值的。很多女性在成长过程中逐渐内化了这种观点。当她们进入更年期,月经停止,她们开始担心,自己会因为失去生育能力,而失去身为女性的价值,并因此不再被需要(LeBoeuf , 1996)。

湖蓝,45岁,美容公司经理

我39岁时和现在的丈夫再婚。开始几年,全家都没有想再要孩子。可是后来,我丈夫的女儿跟着他前妻出国了,我婆婆思念孙女,于是开始劝我们再要一个孩子。

去医院检查时,医生说我已经有了更年期征兆,不太可能怀孕,也不建议怀孕。可是我当时才43岁,应该没有到更年期。为了完成婆婆的心愿,我和我丈夫辗转几家医院,试了一年多,可是都没有效果,最后终于还是放弃了。

确定不能生孩子之后,我和他们的相处多了些小心。虽然他们对我还和以前一样,我的心里却一直有一个疙瘩,时常担心我丈夫因为想要孩子,再和我离婚。

*更年期压力,来自人们对于变老的恐惧

更年期处在壮年与老年之间。因此,经历更年期就是在慢慢变老。在这一过程中,人们会退休,还可能经历孩子长大离家、父母年老甚至去世。这些变化会破坏人们持续几十年的生活习惯,打破人的行为方式,让人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生活。因此,我们对变老充满恐惧。

但在心理学家Waddell看来,变老恰恰是人们回归本真的机会。Waddell认为,我们从成年开始,就被种种外在身份限制了思想和行动。比如,我们要像一个职场人那样穿着,要像一个母亲那样照顾家庭,却在不知不觉中忘记了,真正的自己是什么样的。当我们步入老年,这些外在的身份逐渐从身上剥除,我们不用再去上班,不用每天照顾孩子,将获得足够的空间,去体察自己的内心。变老的过程,会让我们以最纯粹、最本质的方式与世界相见(Waddell, 2002)。

首先,我们需要认识到,更年期是一个需要注意的人生阶段,并对它的到来有所准备。当身边有中年女性出现身体、性格的变化时,我们不要简单粗暴地责怪她“怎么能这样”,而要冷静地想想,她有没有可能正在经历更年期。

这次访谈中,我接触了许多女性。她们在身份、性格、生活水平上各有不同。可是,她们都希望有人能理解她们更年期的辛苦。她们希望有人与她们共同应对身体的变化,理解她们的烦躁和失落,明白她们对变老的恐惧。我想,这也许是所有更年期女性共同的心声。

更年期的女性在慢慢走向衰老。在这个过程中,她们逐渐体会到,自己不再能胜任一个职场人、一个母亲、一个妻子或者女儿的角色。于是她们想要和时间赛跑,想尽办法逃脱岁月,再为他人多做一些。而身为亲人,我们也许不能对他们的辛苦感同身受,但至少可以告诉她们:你们为我们做的够多了,接下来,请好好为自己生活。

Reference

Hoffman, Barbara. Williams gynecology.New York: McGraw-Hill Medical. 2012

Waddell, M. (2002). Inside lives:Psychoanalysis and the growth of the personality. Karnac Books.

Bromberger, J. T., Meyer, P. M., Kravitz,H. M., Sommer, B., Cordal, A., Powell, L., & Sutton-Tyrrell, K. (2001).Psychologic distress and natural menopause: a multiethnic community study. American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91(9), 1435-1442.

Fava, G. A., & Tossani, E. (2007).Prodromal stage of major depression. Early Intervention in Psychiatry,1(1), 9-18.

Freeman, E. W., Sammel, M. D., Lin, H.,& Nelson, D. B. (2006). Associations of hormones and menopausal status withdepressed mood in women with no history of depression. Archives of generalpsychiatry, 63(4), 375-382.

LeBoeuf, F. J., & Carter, S. G. (1996).Discomforts of the perimenopause. Journal of Obstetric, Gynecologic, &Neonatal Nursing, 25(2), 173-180.

Mauas, V., Kopala-Sibley, D. C., &Zuroff, D. C. (2014). Depressive symptoms in the transition to menopause: theroles of irritability, personality vulnerability, and self-regulation. Archivesof women's mental health, 17(4), 279-289.

McCoy, N. L., & Davidson, J. M. (1985).A longitudinal study of the effects of menopause on sexuality. Maturitas,7(3), 203-210.

搜索文章/心理测试/招聘/转载/请戳菜单栏返回uedbetuedbet开户,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uedbetuedbet开户号系信息发布平台,uedbetuedbet开户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ky 少年派 林妙妙
阅读 ()
投诉
188bet uedbet 威廉希尔 明升 bwin 明升88 bodog bwin 明升m88.com 18luck 188bet unibet unibet Ladbrokes Ladbrokes casino m88明升 明升 明升 m88.com 188bet m88 明陞 uedbet赫塔菲官网 365bet官网 m88 help
免费获取
今日uedbetuedbet开户热点
今日推荐